导师制度
所在位置: 首页>>书院导师>>导师制度>>正文

古琴在欧洲的传播

发布时间:2016年04月20日作者:浏览次数:

古琴作为中国古代文人音乐的代表乐器,很早就受到欧洲人的关注。现代西方对传播中国古琴贡献最大的人,当属荷兰著名汉学家高罗佩。明清时期在中国的西方传教士,翻译了大量有关中国哲学、文学、艺术等经典著作,甚至还出版了一些研究中国文化的学术专著。l780年,法国来华传教士钱德明,在法国巴黎出版了一本关于中国音乐的专著《中国古今音乐记》,此书是以清代李光地所著《古乐经传》及其他中国音乐文献作为参考和资料来源写成。全书主要介绍了中国的乐器、律学和调式理论。在此书的前言中,作者这样写道:
    中国音乐的历史和中国的朝代一样久远。中国的琴瑟可以征服野兽和改变人们的习俗。中国有位伟人名叫孔子,他有天人相应、乐与政通的说法。一次,他在一个地方(齐国)听到了“韶乐”后,他竟有3个月不思美味,并说“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”!
    1884年,比利时人阿理嗣出版了《中国音乐》,详尽地介绍了中国音乐的历史,在“乐器记述”部分,他介绍了中国的古琴谱,并按“八音”分类法介绍了47种中国乐器,其中包括古琴的介绍及其乐器图形。此书对于19 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西方读者来说,是有关中国音乐最详尽,同时也是最容易获得的一项资料。
    现代西方对传播中国古琴贡献最大的人,当属荷兰著名汉学家高罗佩(1910—1967)。高罗佩1910年出生于荷兰,他的父亲是荷属东印度的军医。小时候,家中花瓶上的中文使高罗佩对中文产生兴趣,16岁时他开始学习中文。后在莱顿与乌特雷支大学攻读中文、日文、藏文、梵文等,连后来所学的,共有15种语言。上大学前,他已经参加编辑印第安“黑足族”文字词典,25岁时以中日印藏诸民族的“拜马教”考证,获得博士学位。
    高罗佩是荷兰职业外交官,曾派驻泗水、巴达维亚、东京、重庆、华盛顿、新德里、贝鲁特、大马士革、吉隆坡等地,从秘书、参事、公使到大使。外交官是他的职业,汉学却是他的终身事业。高罗佩读了法国作家凡尔纳的小说《迷人的中国之旅》后,对中国文化着迷,开始穿中国服、睡硬床,要做中国人。1943年高罗佩任荷兰驻重庆使馆一秘,娶了出身名门的中国夫人水世芳,她父亲水钧韶曾任驻圣彼得堡使节及天津市长,外祖父张之洞是洋务名臣。高罗佩与沈尹默、齐白石、于右任等名流交往,对于中国文化近乎痴迷。品茶、弈棋、抚琴、吟诗、作画、练字、治印、写小说……俨然一位名士。他效法古人,名高罗佩,另有笑忘、芝台等雅号。无论住在哪个国家,高罗佩的中式书斋格局不变,环壁皆书,书桌上摆着文房四宝,还有一张紫檀嵌花卧榻,号称“图书满架,落叶满床”。他随兴之所至,为书斋取名集义斋、尊明阁、犹存斋等等。下面的这首七律是高罗佩写给友人徐文镜的,如果不说,很难辨别出是外国人的手笔:
漫逐浮云到此乡,
故人邂逅得传觞。
巴渝旧事君应忆,
潭水深情我未忘。
宦绩敢云希陆贾,
游踪聊喜继玄奘。
匆匆聚首匆匆别,
便泛沧浪万里长。
    高罗佩对中国文化涉及的范围极为广泛。他收藏中国的古琴、书画、瓷器、画谱、佛像、碑帖、砚台等,也研究中国的篆刻、绘画、装裱工艺。他从20岁开始练书法,终生不辍,尤其偏爱行书与草书。他对书画进行鉴赏和研究,积十几年苦功编成《书画鉴赏汇编》,全书近600页,插图160幅,书末附有42种中、日纸张样品,于1958年在意大利出版。在一次偶然中,他还发现了一套刻工颇为精细的明代色情图册《花营锦阵》,从而引起了他对中国古代社会两性生活的兴趣。后经校勘整理,编成《秘戏图考》。此书于1951年在东京问世后,引起不少汉学家的注意,书信往还,资料越积越多。1961年,他以英文写了性学专著《中国古代房内考》,在荷兰出版。高罗佩还考证了中国文献中的猿,并亲自养猿观察,作《中国长臂猿考》。高罗佩著作等身,其中流传最广的是他别出心裁的中国古代侦探小说,二十多卷《狄公案》系列。
    高罗佩不幸于1967年因癌症病逝于荷兰海牙医院。他的博学与多才,不仅令很多国外的汉学家叹为观止,也使许多中国学者为之折服。
    高罗佩对古琴的研究,始于他上世纪30年代被派驻日本期间。为了研究古琴,他曾专程多次到北平,师从清末著名琴家叶诗梦学琴,并搜集相关的典籍文献。叶诗梦,初名佛音尼布,后改名叶潜,字鹤伏,号诗梦居士。为清叶赫那拉氏瑞麟的第三子,其姑即慈禧太后。叶氏曾从浦城祝桐君之侄祝安伯、北京孙晋斋、蜀人李湘石、金陵黄勉之等名琴家学琴,其父瑞麟曾三任两广总督。叶家世显赫,藏琴达120床之多。在《琴道》的扉页,高罗佩充满深情地写道:“谨以此书纪念我的第一个古琴导师叶诗梦先生:一个天才的音乐家和伟大的文人。”可见他对于叶诗梦的敬重之心。叶诗梦于1937年在北平去世。1943年,高罗佩调任荷兰驻中国大使馆任一等秘书,来到重庆,其时与查阜西、于右任、冯玉祥、裴铁侠、胡莹堂、徐元白等人相识,参与“天风琴社”的古琴活动,切磋琴艺。
    据现存资料,高罗佩共有音乐论著7种。最早发表的是题为《中国雅琴及其东传日本后源流考》的论文,这篇文章主要追溯中国琴学东传日本的历史。他认为,古琴传入日本始于1677年,在东皋禅师到达日本之后。在考证的过程中,他对东皋禅师产生了兴趣,他说:余癖好音乐,雅好古琴。治日本琴史,始闻禅师名,而征诸中国文献。其名不彰,心窝憾之。于是发愿,拟辑遗著,汇为一集,传刻于世。
    随后他用了整整7年时间遍访古寺名刹、博物馆院,共获得禅师遗著遗物300余件,辑成《东皋心越禅师全集》,原拟于1941年付梓,后因二战爆发而流产。1944年,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了《明末义僧东皋禅师集刊》,全书共153页,大部分用中文写成。
    1938年,高罗佩又用英文完成了《琴道——琴的思想体系之论著》,此书最早于 1938年在东京上智大学出版的《日本文化志业》上连载,后于1940年由东京上智大学出版,1969年修订再版。
    在写完《琴道》之后,因有感于在西方有关嵇康《琴赋》的介绍很少,对嵇康的认识也多有误传,故高罗佩又写了一篇有关嵇康《琴赋》的文章,井将《琴赋》译成英文,附上注释,编成《嵇康及其琴赋》,于1941年由日本东京上智大学出版。


下一条:让古琴艺术成为一种生活方式

关闭